您的位置:首页 > 校庆活动 > 文化活动

寻碑记

发布时间 2013-10-16 17:05:31

寻碑记

 

林润惠

 

     

陈济棠先生及为我校题写的奠基石碑

 

早就听说我校在1933年建校的地点在三元里,奠基时陈济棠先生还题写了石碑。但三元里很大,不知具体在什么地方。听原校办主任秦胜利(现广东石油化工学校校长)说过,十多年前校庆,曾有老校友约他到原校址处看过。当时的党委莫火材书记、学校叶小明院长指示要想尽办法取回属于我校的石碑。因此,我们不但要亲眼见证它的存在,还要将其取回。2009217,约好秦胜利、现院办主任官春平一道前往探访。

 

我校在三元里的旧址

 

    车开到三元里,秦胜利根据记忆,在机场路的一条岔路往左拐进去,但进去一看,不太像。于是问一位司机: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是否这条路,司机说应是下一路口,于是车子再绕一周,从入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路口拐进去,进入岔路后,往左拐入一条路,迎面看到一座两层的建筑物,上竖立几个大字:广东航空印刷厂。这就是1933年建校的原校址?建筑物前面门口的牌子却写着:广州华隆印刷有限公司。秦胜利说就是这里。于是我们三人便闯进去,也没有人问。入到车间到处看,也没有看到这块石碑。于是到业务处找到一个人,他问我们干什么,我们将来意说明后,他便带我们到进门后左边一个小门内,好像是一个天井,他指着一个地方说,就是这里了。

从中山图书馆查到的我校旧址建筑

 

                                      

                                            镶嵌在墙上的老石碑

 

我们抬头一看,不禁叫了一声,原来在这里!只见这块石碑大约有近一米长、六十多厘米宽,镶嵌在比我们人还高的一面墙上。前面还有一块金属牌挡住一半,我们努力将其拉下也无法全部看清整块石碑。只看到一半左右,即使是这样,我们看了几十年,也只是看到过它的照片,并没有看到真容,今天看到这块石碑,心情还是有些激动。出乎我们意料,石碑上的字迹相当清晰,76年的风雨并没有将这块石碑消磨出老化的痕迹,整块石碑相当完整,要不是上面的字告诉我们它已年过七旬,谁也不相信这是一块古董。

我们告诉带我们进去看石碑的人,说我们想将这块石碑请回去,但这位仁兄却说这不归他管,你们要问头。我们问,那头是谁,我们要找他,这位仁兄说头不在,况且头也是承包这间厂的,物业也不属他管。看来今天似乎不可能有更好的结果了。

于是我们便商量,要不要到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请他们帮忙?于是便翻有关联系人的电话,却由于出来匆忙,没有带电话本,便打电话找人要电话,电话要到了,却打不通。看来今天便到此为止了。于是趁官春平在打电话时,我们便和在院子里的一位年青人攀谈起来。他告诉我们,这里的墙原是红砖,他来这里已有三年了,现在墙上的磁片是在他来了以后才贴上去的。在谈的时候无意中他说道:好像这院子就有管物业的领导在这里办公。一句话把我们平静的心情又搅动起来了。当机立断,马上问他,领导在哪里办公?他也说不清楚,让我们上楼问。问就问。于是我们上楼问,还真找到一位领导,姓黎。递上我的名片,将来意说清楚后,他说,这块石碑要真是你们的,你们要把它挖走是没有问题的!我在想,这位领导要是说话算数就好了。但他说,我也作不了主,你们要找我的上司。我们赶紧向他打听如何找到他的上司。于是他给了我们联系他上司的电话。我灵机一动,说,你先给他打个电话告知此事,没有那么唐突。他当即答应,拿起电话便告知领导,说等一下有轻工学院的领导要找你谈取回石碑的事。

秦胜利说有事要先走了,于是我和官春平便立即开车到黎先生的上司处。找了一圈,终于在白云机场候机楼旧址内改装成的酒店三楼,找到了广东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白云广场发展分公司副总经理万新华先生。他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当他搞清我们来意后,他说他也是文化人,知道这块石碑的重要性,只要你们能提出这块石碑的归属证据,我们会让你们取回这块石碑的。而此时,另一位领导何副总却说,这块石碑可不能轻易取回,第一这块石碑会不会是是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要确认不是他们的才可以;第二是因为这个地方要开发,我们将来开发住宅小区也要用到这块石碑的,这也是向有关部门取得立项的依据之一。因此即使你们要取回这块石碑,也要给我们复制一块,立在此处,以作纪念。复制的石碑立在原处确实是尊重历史,这对我们而言也是很重要的,我们想也是道理便一口答应下来。我们还说,由于这块石碑,使你我等从未谋面的人走到一起,确实是一种缘分,我们热情邀请几位老总到我校参观。

回校之后,连着外出参加几个会议。正好我在省教育厅召开的省中长期教育规划座谈会上和由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承办的全国高职自主招生会议上,都见到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院长吴万敏。我两次与他谈到此事,一是表明这块石碑不是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请他们佐证;二是希望吴万敏院长能与机场管理集团的领导沟通,帮忙将此石碑请回轻院。吴万敏院长一口答应下来,他还找来一位民航学院的科长,说此事可由他负责。我们感激不尽

                                 
                                                                                           说明石碑是我校的重要证据记录——关于我校旧址建筑的描述

 

49届高机专业李吉劭校友寄来的1949年毕业时在陈济棠题写的奠基碑石前留影照片

 

回校后,向宣传部的黄华副部长布置任务:到中山图书馆、广州图书馆、广东省档案馆将能证明这块石碑是我校的材料收集回来。确实,你凭什么说这块石碑是你轻工学院的呢,必须有证据。皇天不负有心人,黄华在中山图书馆带回了让我们惊喜的材料:学校成立初期的记录——《广东省立第一职业学校纪念特刊》,这是我们从未见过的材料,上面清楚地记录学校筹办成立的记录——《本校筹备经过及校务现况》,记录了学校当时的建筑情况,大楼建筑上镶嵌的就是这块“陈总司令济棠”题写的“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四月奠基”石碑,不但有文字记载,还有照片为证。至此,我们取得了确凿的证据。而更令人兴奋的是,在《广东省立第一职业学校纪念特刊》中,还发现了九位名流为我校所题的词。分别是国民党元老胡汉民、广东省政府主席林云陔、广州市长刘纪文、省财政厅长区芳浦、省民政厅长林翼中、省教育厅长谢瀛洲、中山大学校长许祟清、孙中山先生的秘书杨熙绩、孙中山先生遗嘱的见证人国立中山大学首任校长邹鲁。可惜的是当时并没有将全部的资料复制下来,后来再去复制时,中山图书馆说他们要装修,全部材料要打包,不可能在今年查阅了。这使我们感到非常遗憾。但还不死心,再找到我校档案室范红主任,她通过关系知道这包材料并无打包,还可以再去查。于是再次去查阅,将全部资料扫描下来。

之后,宣传部的林怡如在广东省档案馆也有新的发现,1949年前我校的报告,记录了解放前夕的校务情况,都是我们从未见过的。但档案馆也不能让我们将全部资料复制下来,只能复制三分之一。于是我们通过找关系,找到省档案馆延江蓠处长让档案馆把所有的资料复制下来。老校友也非常支持,49届高机专业李吉劭校友给我寄来了在陈济棠题写的奠基碑石前留影的老照片,也作为凭证之一。

石碑镶嵌在教室旁边的老照片

 


我校旧址现在变成了广东航空印刷厂

 

带着相关的材料,我和官春平、黄华在二月二十七日再次走访了广东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白云广场发展分公司,找到了公司的万副总经理。我们将材料给他看了,同时还送达了我校关于要求将石碑请回轻工学院的公函。万副总经理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称此事好商量,他们将会好好地研究我们送去的材料,若确实是轻工学院的,定会归还。由于他们的基本认同,我们觉得没有必要麻烦广州民航职业技术学院的领导让机场管理集团的领导出面解决此事了。

在此期间,官春平一直与对方联系沟通。三月十八日,我和官春平、黄志勇第三次来到我校的旧址,让搞基建出身的黄志勇评估石碑取下来的工程。我们还走出这座建筑,环绕建筑走了一圈,要确认石碑所在位置究竟是墙还是柱。我们还拍下了这座颇有历史的建筑外景。之后又再次来到广东省机场管理集团公司白云广场发展分公司找到了公司的何副总经理,他们已认为材料充分证明了这块石碑确实属于轻工学院,他还说,石碑好比是你们的孩子,只不过一直放在他们那里寄养,但始终不是自己的,还是要归还的。他让我们做一个工程的计划,经双方确认后确保能安全取下石碑的情况下,才好动工。

后面的事情便交给黄志勇了,他们请工程队再次赴现场观看,确定工程计划。对方同意后,便同意实施石碑的取回计划。

三月二十七日,在蒙蒙的细雨中,由黄志勇率施工队伍进入广东航空印刷厂,将陈济棠先生题的奠基石碑取下并运回,至此,历经了76年风雨的石碑回到了学校。

            


|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